Irene

正经不搞事。

盛夏

【盛夏(下)】
利威尔时常在想,等到从兵团退休,他总要找个人陪着自己,互相依偎着坐在石凳上看这落日的余晖,然后十指轻轻交缠,传递出的彼此指间的热度在远方袅袅升起的炊烟下愈加清晰。
只是想想就有着极其撩动人心的美妙,但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在与巨人搏杀的日子里,安逸的日子如天边浩瀚的繁星般美丽却遥不可及。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给予一个承诺并为之奋斗。
“我答应你。”
“总有一天,我会斩杀掉所有巨人,将巨人从这个世界上彻底驱逐!”
于是将死的士兵安详的闭上沾染着泪水与血液的涣散眼瞳;于是双翼收敛于墨绿色披风之下,双手紧握染血利刃;于是一次次乘着风和惨叫在空中翻转,手起刀落,溅出艳丽的绯色。

于是感受着所爱之...

盛夏

【盛夏(中)】
“你在干什么?”

利威尔努力放松着自己僵硬的躯体,将背部整个靠在地下室潮湿的门框边,然后双手抱在胸前,灰色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面前忙碌的身影。
“正如您所见,我在整理行装。”少年解下了脖颈间的绳链,金色的钥匙熠熠生光。他用极轻的力气捏起钥匙,犹豫了半晌也没有放进背囊,而是把它放进了军服的口袋。
“我不记得最近有壁外调查或者其他该死的大型壁外活动。”利威尔说道,深色的眼珠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确实没有。”少年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慢慢地转过身,头微低着,利威尔终是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但我们的确是要去壁外。”
“‘我们‘?”
“秘密。”少年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在太阳落山的时...

【盛夏(上)】 

利威尔勉强睁开双眼,奶白色的雾从视野中散去,他渐渐看清了面前人儿的摸样。

“啊,您醒了。”那人蜂蜜样的琥珀色眼珠眯起来,像只刚刚出生的猫崽,带着涉世未深的干净而纯粹的笑意。微凉的风从窗帘的缝隙钻过,扑打在他的身上。他惊讶于盛夏的正午竟然有如此凉爽的微风。

“我睡着了吗,艾伦。”


男人向来不喜欢夏天,就像他一贯讨厌红茶中那腻人的香甜。

因为汗液而粘黏在身上的纯白衬衫,活力充沛且嘈杂的新兵,疯长的杂草,空气中飘散着的独属于夏季的甜腻。

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糟。


“您的红茶。”

“佩托拉呢?”他问,骨节分明的手掌推开了面前批改完毕的调查令。

“佩...

归来人

吴邪没说话,回过头去使了个眼色,一直跟在队伍后头的王盟便呼哧呼哧地小跑上来,把自己背上的登山包脱下来,拉开一半拉链,露出一截刀柄。张起灵也不客气,奇长二指捏着刀柄,一发力就把古刀整个抽离了背包,手指抚上漆黑的刀鞘,无星无月的眼里起了波澜。

黎簇心说这不是王胖子嘴里神乎其神的黑金古刀吗,眼瞅着吴邪那边的张起灵张了张口,似乎要说什么,然后在一瞬间,枪响了。

黎簇离声源非常近,即使是被消声器降到最低的枪声也被他听得一清二楚。他转过头,看到正端着枪吓得说不出一个字来的苏万。

草。黎簇在心里给苏万竖了中指外加一面鲜红的死亡flag.

那一枪放的极悬,子弹几乎擦着张起灵的头皮飞过,打在岩石上发出清...

©I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