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

搞事不正经。

脑洞小段子

暗影守望麦克雷×黑医半藏

麦克雷第一次见到半藏时对方正忙着从打手身上收回写作医疗器械读作杀人凶器的手术刀。医生有张不错的东方面孔,鬓角的银白隐在过肩的长发间,手指骨节分明,修剪整齐的指尖圆润光滑,连带着拔出刀子的动作都变得赏心悦目。

他收住脚步思索片刻,最后捂着胳膊慢吞吞地踱进不足十平米的小诊所,在得到半藏的点头许可后倒进了沙发里,他累得要死,和智械交战从不是轻松的差事,现在的他只想要沙发和一位合格的医生,哪怕前者被消毒水洗得发白发硬,后者看起来暴力倾向严重。我就不该相信源氏,麦克雷边解开披风边想,那个在几个月前调进守望先锋的日本籍年轻人身上有太多的迷团,他面前的无疑是最大的一个。

麦克雷在走出诊所之后决定向源氏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以及最真挚的歉意。半藏是他见过的最棒的医生,各个方面的。在两人全程没有交流的情况下半藏给了他足够多的麻醉剂剂量,他像踩上了棉花,战场上枪管炸开的火花变成慢镜头的回放,跟二十一世纪的古董电影手法似的。但不是说老战友齐格勒博士不如半藏,如果她能给他多开点儿止疼片的话麦克雷可以考虑把心中的首席还给她。

抱着这种感激,麦克雷重新投入了与智械的斗争,并很快再次见到了岛田医生。


评论(2)
热度(16)
©I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