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

搞事不正经。

盛夏

【盛夏(下)】
利威尔时常在想,等到从兵团退休,他总要找个人陪着自己,互相依偎着坐在石凳上看这落日的余晖,然后十指轻轻交缠,传递出的彼此指间的热度在远方袅袅升起的炊烟下愈加清晰。
只是想想就有着极其撩动人心的美妙,但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在与巨人搏杀的日子里,安逸的日子如天边浩瀚的繁星般美丽却遥不可及。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给予一个承诺并为之奋斗。
“我答应你。”
“总有一天,我会斩杀掉所有巨人,将巨人从这个世界上彻底驱逐!”
于是将死的士兵安详的闭上沾染着泪水与血液的涣散眼瞳;于是双翼收敛于墨绿色披风之下,双手紧握染血利刃;于是一次次乘着风和惨叫在空中翻转,手起刀落,溅出艳丽的绯色。

于是感受着所爱之人渐渐消失的体温与气息,痛苦将他拆吃入腹。

少年的睫毛颤抖着刮擦过他的脸,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让他看不清眼前的人和物,只能顺着栽倒的趋势滑入他的怀中。栗色的脑袋被埋进了男人的胸膛,额前的血液弄脏了男人颈前洁白如雪的领巾。
他仍记得那时,怀中的人儿微微眯起了双眼,明亮的金瞳闪着微弱的光,白皙的五指与他的左手牢牢相扣。
然后少年说:“抱歉。”
沾满鲜血的手指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物件费劲地塞进他的口袋。


他知道这是一个梦。等到醒来,眼前会有成堆的永远都批改不完的调查令,会有凉掉的红茶,会有叽叽喳喳的鸟雀和新兵,却唯独少了那个腰背挺得笔直的年轻士兵。

白皙的云朵在天空与大地的交界处被染上艳丽的绯红时,利威尔坐在自己的房间内端着茶杯发呆。长嘶的马匹飞奔过时发出清脆的马蹄声,他循声抬眼,深灰色的眼珠依然淡漠如水。
推开吱呀作响的木门,利威尔皱着眉头展平棕色短版皮衣上轻微的褶皱,光可鉴人的革制军靴重重敲击地面的声响惊起窗外一树的鸟雀。
他向窗外望,金眼珠的士兵正站在古堡的中央,同样回望着他,嘴角挂着笑。
利威尔有些恼。少年笃定的神情仿佛早早就知道他会看向他。他疾步走下楼梯来到庭院内,少年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一直以来多谢您的照顾。”
少年笑着,额前的栗色碎发被风吹起,漂亮得令人艳羡的金瞳一览无余地显露。
那对漂亮的金色眼珠总是能让人想起许多美好的东西。
令人迷醉的黄棕色光泽的琥珀,母亲从蜜罐中用银勺舀出的浓稠糖浆,满盛甜蜜与爱。
“和利威尔班共度的时光是我刚刚开始时所无法想象的美妙。”他的嘴角翘起温柔的弧度,柔和的神情像是回想起了童年最甜蜜和温馨的记忆。
“能成为您的下属真的是非常荣幸,能够和您并肩作战更是我所渴求的。”
“但是……”

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伸出手臂的一瞬间,有呼啸的风刮过。
黄昏时的云朵染上艳丽的绯红,像是极轻柔的薄纱,裹卷起几近血色的天空。
黏稠如糖浆般的炽热空气变得更加胶着,铺天盖地地朝他涌来时堵住了他的喉管,制住了他的呼吸。
身侧有刀刃划破空气的呻吟,有凌乱却清晰的时间和空间的碎裂。
他脚下的土地、眼前青涩的面容、饱含深情的眼眸、以及极其轻柔却清晰的温柔话语一并碎裂。
碎裂在这仲夏夜的梦。


评论
热度(5)
©I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