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

搞事不正经。

盛夏

【盛夏(中)】
“你在干什么?”

利威尔努力放松着自己僵硬的躯体,将背部整个靠在地下室潮湿的门框边,然后双手抱在胸前,灰色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面前忙碌的身影。
“正如您所见,我在整理行装。”少年解下了脖颈间的绳链,金色的钥匙熠熠生光。他用极轻的力气捏起钥匙,犹豫了半晌也没有放进背囊,而是把它放进了军服的口袋。
“我不记得最近有壁外调查或者其他该死的大型壁外活动。”利威尔说道,深色的眼珠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确实没有。”少年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慢慢地转过身,头微低着,利威尔终是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但我们的确是要去壁外。”
“‘我们‘?”
“秘密。”少年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揭晓。”
“您会知道的,全部。”
他望着眼前故作神秘的下属,看着他正从少年时期过渡的青涩的面部棱角,锐利的目光扫过他每一寸裸露在粗砺军装外的肌肤,像是要把他牢牢地刻进发涩的眼眶和胸口。
这种做法毫无意义,但他想不到更好的方法来记住少年瘦削的身影和那鎏金的眼眸。
他就那样看了少年许久,直到少年用那双金色眼瞳对上他鹰鹫般尖利的目光,浅色的眼珠在地下室昏暗的光线下发散着不易察觉的光亮。
有晶莹的泪珠顺着他黑暗中混沌的棱角滑下,微翘的嘴角却含着浅尝辄止的笑意。
他张大嘴巴,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笨拙地用口型拼出一个词语。

利威尔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开始像被敲打的羊皮鼓一样突突地跳跃,随之而来的疼痛如同海浪把他吞没。他径直跑向门外,双膝跪地着伏在门后的阴暗处,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干呕声。

少年说:“抱歉。”

盛夏的热浪翻卷着袭来,利威尔跪在地下室的门外大口喘着粗气。
像一条显露出泛白肚皮的濒死的鱼。


评论
热度(4)
©I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