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

搞事不正经。

归来人

吴邪没说话,回过头去使了个眼色,一直跟在队伍后头的王盟便呼哧呼哧地小跑上来,把自己背上的登山包脱下来,拉开一半拉链,露出一截刀柄。张起灵也不客气,奇长二指捏着刀柄,一发力就把古刀整个抽离了背包,手指抚上漆黑的刀鞘,无星无月的眼里起了波澜。

黎簇心说这不是王胖子嘴里神乎其神的黑金古刀吗,眼瞅着吴邪那边的张起灵张了张口,似乎要说什么,然后在一瞬间,枪响了。

黎簇离声源非常近,即使是被消声器降到最低的枪声也被他听得一清二楚。他转过头,看到正端着枪吓得说不出一个字来的苏万。

草。黎簇在心里给苏万竖了中指外加一面鲜红的死亡flag.

那一枪放的极悬,子弹几乎擦着张起灵的头皮飞过,打在岩石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张起灵的眼神瞬间冷了下去,黑金古刀顺理成章地出了刀鞘。吴邪显然没预料到有这档子破事儿,步伐慢了些,挡在他前面的王盟就被张起灵一脚踹倒在地,半天没爬起来。古刀的刀刃冲着吴邪劈了过来,他拔出腰间别着的大白狗腿堪堪接住,手背上爆出了青筋。

黎簇眼看着那把明晃晃的砍刀的刀背开裂出一道缝,心中大叫不好。他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勃朗宁,手指间传来枪身刺骨的凉,热血顿时冷了半截儿。他枪法不好,按吴邪那话说,就是烂到家了。他估摸着要是一枪放出去,把张起灵弄下长白山之后他连衣服都不用换,洗把脸就能直接去参加吴邪的葬礼,然后当着棺材的面被吴家伙计一枪崩了充个陪葬的数。

黎簇纠结的空里,王胖子和黑瞎子早就旋风似的冲了过去。胖子一把拉过几近虚脱的吴邪,黑瞎子紧随其后,和张起灵缠斗起来。他和张起灵都是身手极好的人,两人过招时只能看到两团晃动的黑影和黑金古刀与军用短刀摩擦时溅出的火花。

胖子大喊一声卧槽,手劲大得几乎把吴邪拽倒在地。

吴邪没说什么,左手向前使力推胖子的背。胖子一瞬间心领神会,连头都没回,一头冲进扭斗着的两团黑影里,硕大的身影跟着模糊起来。三人扭打在一起,一时分不出胜负。

胖子的体力远不如张起灵和黑瞎子,再加上爬山时的体力消耗,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张起灵瞅准时机,一个回旋踢踹向胖子的肚子。胖子没躲开,咬着牙承下了这一脚,灵活的双手紧紧抓住张起灵的裤脚,大吼一声,一使力,两人重重地摔在地上,在雪地上滚成一团。黑瞎子见状忙上前缚住张起灵的双手,却没料到张起灵突然发力死命挣脱了握刀的右手,刀刃直直地朝着他的门面劈过去。黑瞎子只觉得下巴一热,熟悉的铁锈味扑面而来。他楞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并不是他的血。

 

血液在黑金古刀的刀面蔓延开,顺着纹路流到刀刃,染红整只手掌,然后滴进长白山常年不化的积雪里。那只写出潇洒俊逸的瘦金字体的右手握紧了古刀的刀刃。刀口嵌入手掌的皮肉之中,与手指指骨打了个照面。

吴邪抿着嘴,脸色惨白,从右手传来的剧痛让他的因疲惫而混沌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的左手下意识地握住张起灵拿刀的手腕,用力将张起灵的右手向着手掌的反方向翻折。嘎嘣一声,张起灵的右手无力地垂了下去,暗红色的黑金古刀落进了染血的雪里。

吴邪低头俯视张起灵被雪映衬得晶亮的墨色眸子,那双无牵无挂,冷漠得欠揍的双眼里此刻写满疑惑。他看着张起灵动了动嘴,刀锋似的薄唇吐出几个字,便拉下眼皮,转头示意黑瞎子。黑瞎子绕过吴邪,左手手指在张起灵颈后轻轻按了一下,张起灵就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黎簇一路小跑过去,接过下手递来的绷带给吴邪做了简单的包扎。吴邪让胖子背着小哥同几个伙计先下了山,黑瞎子嘴边挂着阴沉的笑抓着苏万的领子把他拎下了山,黎簇扶着王盟跟在吴邪身后,三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积雪的山路上。王盟神态还不太清醒,树袋熊似的挂在黎簇身上怪沉的。正当黎簇抱怨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吴邪脚步顿了顿,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那叹息声幻觉似的飘进黎簇的耳朵,然后被长白山饱满的积雪吸进肚中,终是寻不到半点踪迹。

评论(2)
热度(1)
©Ir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