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ene

搞事不正经。

【盛夏(上)】 

利威尔勉强睁开双眼,奶白色的雾从视野中散去,他渐渐看清了面前人儿的摸样。

“啊,您醒了。”那人蜂蜜样的琥珀色眼珠眯起来,像只刚刚出生的猫崽,带着涉世未深的干净而纯粹的笑意。微凉的风从窗帘的缝隙钻过,扑打在他的身上。他惊讶于盛夏的正午竟然有如此凉爽的微风。

“我睡着了吗,艾伦。”



男人向来不喜欢夏天,就像他一贯讨厌红茶中那腻人的香甜。

因为汗液而粘黏在身上的纯白衬衫,活力充沛且嘈杂的新兵,疯长的杂草,空气中飘散着的独属于夏季的甜腻。

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糟。


“您的红茶。”

“佩托拉呢?”他问,骨节分明的手掌推开了面前批改完毕的调查令。

“佩托拉小姐去忙别的事情了,今天的红茶由我代劳。”少年笑眯眯地将茶杯推向他,然后毕恭毕敬的退到男人背对着的窗口。

“您今天在批改文件的时候睡着了,”艾伦用担忧的语气对他——或者更准确点儿是对他的背影——自顾自地说道,“您需要休息。”

“有这闲心还不如想着怎样去提升一下自己的格斗技。”他转动脖颈,灰色的双眸对上下属满含笑意的金色眼珠。

然后少年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像胶着的糖浆那般浓稠。


利威尔用手指抵住太阳穴,粗暴地搓揉突起的青筋。头痛欲裂的滋味儿不好受,他感觉整个身体像是被不知名的力量撕裂,然后重新拼合,痛感蔓延到了骨子里。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笑容。

但,却只有无穷无尽的悲伤从心腔随血液流至全身。

评论
热度(5)
©Irene | Powered by LOFTER